草木

点进来的今天都有好心情(〃∇〃)

【艾鸡】脆弱(2)

#一点点盖桥而已,私心tag
#私设一堆,全靠想象
#没有车哈哈
 
 
 
  
艾昊对王齐铭的第一印象很好,说起来这很难得,毕竟在此之前,除了好看的姑娘,艾昊对大多数人都没什么印象。
 
原因嘛……
   
艾昊自问在rapper这条路上从来也没想过放弃,跟兄弟玩喜欢的东西就是好的,行业景不景气是另一码事。但是甘愿归甘愿,总还是想做出点儿名堂来,说出去有面儿,况且老做赔本买卖也很恼火不是。
   
那时候地下的hiphop有些走起来的势头了,艾昊有时候会闷闷不乐的,不知道该往哪里走,又该不该走。很少有的,这件他爱做的事情,给他带来的好像不是单纯的开心了。
   
艾昊看着这个人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人battle的时候一直笑着,不管是别人的部分还是轮到自己的时候。起初他以为其中有一些嘲讽的成分,试图把他想象成一个狂妄的家伙,但是他又发现并不是,这个人就是喜欢这样笑着,不仅不带有什么攻击性,还看上去傻了吧唧的。但是那可是冠军啊,笑是他爱笑,反击照样把人干掉,不知道该说是温和还是凶。
   
但是有种力量。有种让人想靠近的力量。
     
  
 
 
而现在,ktv里晃的让人眼烦的光线里,这个人正笑的五官失真。俗话说的好,人总有看走眼的时候,rapper界的甜美系?不存在的。
  
  
  
 
王齐铭当然不知道艾昊在想什么,一直往艾昊这边蹭,一会儿问他要不要点一首分手快乐,一会儿举着一角西瓜说这个甜你吃,试图让情场失意的艾昊感受到一丝来自兄弟的温暖。艾昊都一脸嫌弃的拒绝了,让王齐铭觉得很失败。
  
那边周延和程剑桥正勾肩搭背的合唱一首歌,周延唱旋律,程剑桥合音。唱完一首下来,程剑桥看上去雀跃极了,在主唱的凳子上跷着脚,一前一后地晃着,举起麦克喊:“我们玩游戏吧!输了的受惩罚,怎么玩都行!”程剑桥眼睛四处找了找能玩的东西,最后拿起桌子上的骰子筒,在手里摇了摇,“就这个吧?大的罚小的。”
  
套话!王齐铭眼睛一亮,猛地回头看艾昊,对上了艾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看着自己的眼神。王齐铭的内心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,这种想法让他迅速回避了艾昊的眼神。
   
艾昊看着王齐铭转过头去的反应,好像想到了什么很高兴的事情似的,拿起刚才那角西瓜,往中间咬了一口——嗯,甜的。
  
 
 
 
GOSH的人聚起来,杀伤力可以穿透到隔壁的隔壁,背景音乐要响,一群人吵吵嚷嚷的居然也能互相听清。几轮游戏下来,强子已经在女厕所门口跟学生妹要过微信,当然了,对方没给微信给了个白眼;海马在楼下电线杆旁边坐着抽了一根烟,电线杆上还贴着不孕不育广告;周延和程剑桥合唱了首纤夫的爱,为此周延满屋子追着想出这招的王齐铭打。
   
天道好轮回,下一轮王齐铭以三个骰子分别是一二一的优异成绩成为输家,艾昊最后一个拿开骰子筒——五五六,稳了!
  
王齐铭谨慎地看了艾昊一眼,对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——完了,肯定让我给整烦了要报复我……
  
艾昊四处环视了一周,也不知道是看见什么了,笑的很贼,“这样吧,你把眼睛闭上,我给你什么你就吃什么。”
   
果然,一般人就想不出来艾昊这种主意。给什么吃什么?万一你要把OG的袜子脱了给我塞嘴里呢?我也吃么?求生欲让王齐铭连连说不,装凶卖乖都用上了,奈何艾昊一点都不心软。
   
最后,挨不过王齐铭的“直播模式”,艾昊不再吓唬他了,放软了语气,“哎呀肯定没事,真的,你信我。”
   
王齐铭用质询的目光盯了艾昊一会儿——妈的,我真是信了你的邪。好吧。
   

评论(16)

热度(34)